借钱花花花宣扬买买买的花呗究竟有多可恶?

时间:2020-11-15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点击:
▲讲真,遇言姐对花呗、借呗这种产品名字就很反感。用轻飘飘、无所谓的语气,传递不负责任的价值观 我没给孩子过好生日,我是个不合格的父亲,我就是借钱也得让孩子高兴,不然

  ▲讲真,遇言姐对“花呗”、“借呗”这种产品名字就很反感。用轻飘飘、无所谓的语气,传递不负责任的价值观

  我没给孩子过好生日,我是个不合格的父亲,我就是借钱也得让孩子高兴,不然的话不能体现父爱如山。

  不管这些广告如何打着“有梦想”、“爱自己”、“促亲情”的幌子,本质都是对借消费贷这一行为的美化。装作关怀大家的样子,鼓动并不富裕的群体进行非理性消费。

  再加上那几句“年轻就是花呗”、 “不再错过生活”、“轻轻松松下月还”、“活成你想要的样子”、“没有什么比青春值钱”的催买广告词,强调消费的紧迫性和正义性,亲情、友情、自我、幸福感,统统被绑架,在遇言姐看来何止触目惊心。

  然而,作为困在系统算法里的骑手,超过70%的人表示不堪重负,他们如何能做到一边送餐一边学习?

  表面上的切入角度是寻找自我,增进亲情,追逐梦想,问题是所有目标的实现,都必须依靠借钱来完成。

  作为一名三个娃的老母亲,天天在地铁看到的都是这种赤果果鼓动年轻人借钱享受的广告,真担心孩子的价值观走歪。

  前些年,谷歌、脸书纷纷禁止从80年代开始兴起的“发薪日贷款”(payday loan)的广告。

  平台认为,这种贷款是不道德的,它创造了一种路径,让没有存款、没有抵押、没有良好信用评级的个人也能超前消费。

  名义上是帮助大家度过青黄不接的时期,实际上会造成消费债的恶性循环,而鼓励穷人贷款消费是不道德的。

  “没有一个姑娘因为买买买而贫穷,特别是好看的姑娘”, “男人擦泪不刷卡,那是万恶的旧社会”。

  好在甜豆姐俩很小年纪时,我就带着她们阅读了《小狗钱钱》、《穷爸爸、富爸爸》,姐俩都知道一条戒律——永远不要借消费贷款,宁可不擦口红,也不要借钱买口红。

  可以享受“买买买”、“fun生活”的乐趣,但要知道,生命有限而消费无限,不能透支有限的生命为无限的消费买单。